差價合約(CFD)是高度複雜的交易工具,由於使用槓桿,CFD交易存在快速虧損的高風險。百分之72.78%的散戶與該經紀商進行CFD交易都遭受虧損。您應該考慮自己是否了解差價合約的使用原理,以及是否能承受高風險的能力後,再考慮進行CFD交易。

美元疲軟 瑞郎陷困境

28 9 月, 2020

USDCHF

在瑞士央行多年來干預匯市壓低瑞郎兌歐元的匯率後,美元疲軟或成為瑞士央行的挑戰之一。儘管瑞士央行不太可能在周四的會議上宣布採取任何行動,但瑞士央行將考慮如何調整其匯市干預指標,以適應美聯儲近期轉向鴿派立場後美元長期走軟的前景。

瑞郎貿易加權指數已飆升至5年高點,使依賴出口的瑞士出口產品在海外更為昂貴。由於歐盟是瑞士的主要貿易夥伴,加上歐元今年走強,瑞郎兌美元的漲幅已基本降至今年以來的4.6%,不過瑞郎兌美元匯率於週三跌至七週低點。

瑞士Mirabaud資產管理公司資深策略師Valentin Bissat表示:“這不僅事關歐元,對瑞士央行來說減緩美元貶值壓力也很重要。”

瑞士央行的干預政策的主要原因是壓制瑞郎作為避險貨幣的升值當。瑞士央行目前的存款基準利率為-0.75%,有鑑於其穩定物價和出口的雙重使命,瑞士央行除了乾預瑞郎之外,幾乎沒有其他有效的選擇。但乾預政策具有一定的風險,尤其是美國可能會將瑞士列為匯率操縱國,並被美國視為為獲取國際貿易競爭優勢而採取不公平匯率行為的國家。

最新的美國匯率操縱報告將於未來幾週出爐。 Bissat估計瑞士央行已經開始對美元採取行動。儘管瑞士央行沒有透露正在購入哪些貨幣,但商業銀行的即期存款(被視為瑞士央行干預的代表)在歐元走強之際卻有所上升。 Bissat估計,自6月底以來,瑞士央行已買入約200億美元外匯。

與此同時,美元對瑞士的貿易變得更加重要,尤其是其龐大的製藥行業。美國是瑞士的第二大貿易夥伴,去年出口了420億瑞士法郎。美國11月大選前後的波動也可能導致避險資金流入瑞郎。瑞聯銀行外匯策略全球主管Peter Kinsella預計,預計到2020年底瑞郎兌美元將升值至0.89,並在2021年底,從目前的0.92265升至0.81。

分析師認為,瑞士央行買入歐元,再用歐元購買其他貨幣,不過它也直接干預了美元兌瑞郎,這種情況在2015年瑞郎飆升期間顯而易見。瑞士央行拒絕就其乾預策略置評,但瑞士央行主席Thomas Jordan表示,他已向美國解釋了其政策。官員們過去曾表示,干預措施旨在限制被高估的瑞郎升值,而不是為了幫助出口商而故意貶值。不過Bissat認為,瑞士將在美國財政部的下一次審查中被列為匯率操縱國。

他說:“截至目前為止,瑞士只滿足匯率操縱的兩個標準:(一)經常項目盈餘高於GDP的2%和(二)對美國的雙邊貿易順差,但現在他們將達到第三項標準,即通過匯率干預買入的外匯超過GDP的2%。”

目前尚不清楚被列為匯率操縱國會對瑞士造成何等的影響。但當美國將中國加入匯率操縱國名單時,美國承諾將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合作消除來自中國的不公平競爭。一旦被美國列為為匯率操縱國,瑞士或面臨進口關稅加徵。更讓瑞士央行頭疼的是,歐洲央行已經明確表示不會容忍歐元過度升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