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價合約(CFD)是高度複雜的交易工具,由於使用槓桿,CFD交易存在快速虧損的高風險。百分之72.78%的散戶與該經紀商進行CFD交易都遭受虧損。您應該考慮自己是否了解差價合約的使用原理,以及是否能承受高風險的能力後,再考慮進行CFD交易。

疫情造成全球標準利率暴跌 日元避險地位或不保

30 9 月, 2020

Pandemic

新冠疫情爆所引發的全球基準利率暴跌,顛覆了日元在危機期間走強的傳統觀念,為投資者敲響警鐘。

長期以來,日元一直是危機期間需求量最大的資產之一。危機期間,海外持有的資金通常會大量回流日本,推高日元匯率,這種趨勢持續了20多年。一項研究顯示,自1997年以來,標普500指數下跌5%的時候,有76%的時間日元都在升值。

然而當疫情在3月中旬達到頂峰時,這種情況並沒有發生。美國股市連續幾週下跌9%和15%,同時日元也下跌。在隨後的拋售中,包括本月4%的股市暴跌,日元匯率幾乎沒有變化。

Nordea Markets首席全球外匯策略師Andreas Steno Larsen表示,“在新冠疫情期間,日元與股市的相關性並未保持,改變了大家對日元的看法。”

他指出,日元與標普500指數的90天負相關係數此後已跌至近10年低點。據道富銀行計算,1月20日至9月9日期間,日元兌美元指數上漲了2%,這與2008年7月至3月金融危機期間上漲27%形成了鮮明對比。

這對日本依賴出口的外向型經濟來說是一個好消息。日本經濟經常要與日元匯率的突然飆升抗衡。倘若日元失去避險地位,投資者將面臨尋找其他避險資產的風險。

這令道富環球市場(State Street Global Markets)高級外匯投資組合經理Aaron Hurd等投資者感到不安。 Hurd在一些投資模式中將日元用作風險資產的平衡。儘管他認為日元並沒有失去其避險屬性,但他表示,日元在近期風險避規期間的漲勢“有點令人失望”,需要加以監控。

日元的底氣來自於其3.5萬億美元的海外資產儲備,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國際投資淨頭寸。日元也與成熟的套利交易市場趨勢相關。套利交易借入低收益貨幣併購買高收益貨幣。

當全球市場反彈,套利交易也會出現反彈,從而導致大量資金湧入融資貨幣止損,這使得日元很容易出現週期性的升值。但據摩根大通日本市場研究主管Tohru Sasaki估計,7月日元融資套利交易降至約8萬億日元(755億美元),低於近年來穩定的10萬億日元左右,以及2007年約23萬億日元的峰值。

不同的是,今年全球短期利率暴跌已經消除了日元自1995年以來一直保持的低貼現率,當時日本基準利率降至0.5%。

TS Lombard宏觀策略師Oliver Brennan指出:“瑞士和歐元區利率低於日本,因此如果日元台裡交易規模縮小,到時日元將不再是一種避險貨幣。”

日本基準利率為-0.1%,同期美國基準利率從一年前的2%降至-0.2%,歐元基準利率從-0.4%降至-0.52%。

現在還為時尚早。在美元於3月份嚴重短缺的情況下,所有其他貨幣都被拋在一旁。但Nordea的Steno Larsen表示,猜測下一個避險貨幣已經是“外匯市場上最熱門的話題”。

變化不斷的外匯走勢或會成為歐洲央行的挑戰。鑑於-0.5%的基準利率、國際收支順差、龐大的資本市場,以及最近歐洲凝聚力的改善,歐元很可能取代日元。

一位央行官員指出,歐元在3月突然飆升至14個月高點,可能是由套利交易者推動的,這些交易者在疫情爆發前利用歐元進行融資。

他說:“這種現象可能是因為套利交易的首選融資貨幣在疫情爆發前發生了變化,歐元成為了人們想要做空的貨幣。”